纽约数百医护感染3人死亡 护士哭诉:这是自杀任务


此前,林佳龙自己就多次卷入“耍特权”风波。据台媒报道,林佳龙妻子廖婉如,遭台湾一“议员”指控利用其身份介入花博事务,还堂而皇之参加市府相关会议,并引荐关系密切人员及企业参与花博相关事务和工程标案。根据台湾“公职人员利益冲突回避法”第12条,公职人员不得假借职务上之权力、机会或方法,图其本人或关系人之利益。然而林佳龙理直气壮地说他太太有专业要尊重,并要求该议员沉淀,冷静一下,正向思考。此外,林佳龙岳父、其核心幕僚陈彦斌等均利用林佳龙身份的便捷,非法获利过。3月29日,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“投毒杀人”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,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。

如今,李斌只有一个心愿:“我不求别的,就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,我就能无愧于心地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,安心回家了!”

李斌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副院长,至今已经在武汉呆了40多天。

接连两天,由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负责的雷神山医院C7、C5病区陆续关闭。这意味着他们回家的日子近了。

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,该案第四次开庭前,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: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,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,但未检出毒鼠强,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,只有他自己的供述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证据。因此,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。”

81岁的重症患者吴阿婆让李斌印象深刻,她是C7病区收治的第一批病人之一,由救护车送来,四位救护大队工作人员担架抬入。

“我们到雷神山医院时,这一工程尚未全部完工,我们队员们也投入到收治病人前的准备工作中,清理物资、搬运家具、铺床整理、物品消毒。”他对此印象深刻,就在2月19日下午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分队接管的雷神山医院C7(感染三科七病区)率先开始接收病人,“4小时内病区内的48张床全部收满,这也是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收治的第一批病人。”

台湾“交通部长”林佳龙(图源:台媒)

“入院时吴阿婆根本说不动话,只是在不停呻吟。”李斌回忆,“当时我给她测了氧饱和度显示很低,CT显示两肺弥漫性改变,此外,还合并糖尿病、高血压、肾功能不全、低蛋白血症、低钾血症等,随时可能出现炎症风暴、呼吸衰竭、多脏器功能衰竭。”

29日,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表示,第277例确诊者从海外回来,携带了新冠病毒,到达机场后等待其父亲来接,第269例确诊者负责接待277,并一起喝咖啡、茶饮接触约30多分钟,才会造成感染。只是第269例患者先被爆出了确诊,269确诊后其同事也立马进行了隔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