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里南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例 565人医学观察中
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任内,郝柏村先于1989年任“国防部长”,再于1990年就任台“行政院长”。担任“行政院长”期间,郝柏村批准成立了台湾陆委会和海基会,为台湾与大陆“三通”开辟了互相联系与协调的通道。

上周,当美国和其他国家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时,看看蓬佩奥在干什么。周一,他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挑起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,批评哈就该国严重的疫情说谎。然后他飞去阿富汗,试图说服加尼总统和他的对手阿卜杜拉搁置分歧,以便实现特朗普总统在选举前承诺的从阿富汗撤军。尝试失败后,他选择诉诸现政府最喜欢的外交政策工具:突然切断援助。

在周一的特别工作组简报中,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调,美国只向其他国家运送“我们不需要的东西”。他还宣布:“我们将向意大利提供价值约1亿美元的外科、医疗和医院用品。”

据报道,尽管美国已经处理了一些请求并交付了物资,但审查过程冻结了(对至少13个国家,包括越南,孟加拉国,洪都拉斯和菲律宾)已批准的与疫情相关的个人防护用品援助。美国官员也没有被告知,如何向这些国家解释原因。官员们承认,这样做的危险在于,有可能损害美国与各国的关系,而这些国家可能会在未来向美国提供关键物资。

美国政府还暂停了美国国际开发署(USAID)向海外运输的医疗防护用品,并要求仍在路上的将运回美国。

此前媒体报道,去年4月2日上午,郝柏村因身体不适被紧急送医。郝柏村的儿子、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拨打119报警电话求助台北市消防局,救护车立即被派遣赶往郝柏村位于士林区福林路上的住宅。郝柏村身体左半边无力,不过意识仍清醒,被紧急送往台北市内湖三军总医院治疗。

彭斯的发言人凯蒂·米勒(Katie Miller)说:“我们正在对寄送个人防护用品的时间地点进行全面调查,这是一件好事,因为我们希望满足国内需求。”

郝柏村在抗战期间担任基层官兵,谈及抗日战争历史时,郝柏村说:“我有历史使命感,在抗战时曾担任一个小连长。”在他看来,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,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开启于1937年的“七七事变”,也正是中国全民族抗战的开端。

据美国“政治”网站(Politico)3月31日报道,美国政府下令美国国际开发署(USAID)暂停向海外运输医疗防护用品,并要求已在路上的调头运回美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