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:援菲新冠肺炎检测试剂质量良好
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图自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

谁知《纽约时报》最新的一篇报道却显示,这个洋葱新闻编造的“谣言”,竟然成为了“遥遥领先的预言”……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《纽约时报》还在这篇报道中将GoFundMe称为了“美国的安全网”,称比起传统申请贷款时要面对的那些官僚主义的繁琐手续,这个众筹平台只需要点几下鼠标就可以设立起一个求助页面,因此该平台也成为了美国人在应对疫情以及其他灾难时的“金融安全网”。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这则假新闻还用辛辣地口吻反讽说,这个众筹系统是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“基石”,但在疫情不断恶化的情况下,那些愿意捐出5~10美元的好心陌生人恐怕将不足以应对大量的众筹需求。

一名通过该平台给自己餐馆员工众筹工资的餐馆老板也表示,GoFundMe其实并不能解决他长远困难,因为他众筹到的钱只够支付员工几周的工资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